当前位置:首页 > 知道问答 > 正文

修锁配钥匙_附近配钥匙的店最近地址

修锁配钥匙_附近配钥匙的店最近地址

...

「凡人故事」胡钥匙:摆摊子配钥匙修锁,是个热心肠

  胡钥匙是市机械厂的工人,名叫胡青云,他从企业内退后,在楼下摆了一个修锁配钥匙的摊子。不知是谁先叫他胡钥匙,楼上楼下的人都这样叫他胡钥匙了。他笑笑,也就答应了。他就是这么个人,好说话,人家说什么,就是什么。他是个热心肠,楼上楼下的人好叫他帮忙,修个什么水龙头电视机电饭煲电烧壶之类的,他好像什么都会修,而且随叫随到,从不谈钱,人家给钱,他就收,人家不给,他也不要,人家给点水果蔬菜什么都行。

  他这样做,不知不觉得罪了后楼房的丰老二,他却一点也不知道。这维修的活,原来是丰老二干的,这家水龙头坏了,那家电视没图像了,打电话找丰老二。丰老二老说他忙,不及时不说,钱还要得多,打开电视机50元,拧个水龙头50元,动手就是50元。丰老二是半路出家,干活不利索不说,还老是留尾巴,一次修不好,再修还要钱。胡钥匙这么干,这不是把丰老二的财路断了,他能不恨胡钥匙吗?

  早上,胡钥匙提着电子配钥匙机下楼,刚走到楼梯口,就接到于婆婆从菜市场打来的电话,说我钥匙忘在家里了,煤气灶烧着水,你快去,去我家把煤气关了。胡钥匙放下东西,就往于婆婆家跑,一口气跑上6楼,拿着工具就开门。丰老二住在于婆婆对门,听到门外有响声,出门一看,胡钥匙在开于婆婆的门锁。他不怀好意地拿出手机拨打110,说,有人撬锁开门。

  胡钥匙打开门,冲进厨房,把煤气关了,水壶的水已经烧干了。胡钥匙正等于婆婆回来,丰老二就带着民警进来了,指着胡钥匙说,就是他撬门。民警说,走,跟我去派出所。我,我——胡钥匙吓坏了,说话还结巴。民警还以为胡钥匙真是小偷,就要带他走。于婆婆赶回来了,她说,胡钥匙不是小偷,是我叫他帮忙的。民警了解情况后,走了。胡钥匙把于婆婆的门锁安好下楼,丰老二披件衣服跟在后面追着说,胡钥匙,我今天只是给你点颜色看,你再敢抢我的生意,我对你不客气,你就是抢了,我也不许你收一分钱——看我怎么整死你。丰老二咬牙切齿地说。

  胡钥匙的摊子,就在他楼下,在几幢楼房之间,楼房正对的是交通路,侧面对着金虹大厦。胡钥匙的摊子靠着花坛,路边是沈大姐的水果摊,后面是小江的自行车修理摊。几幢楼房的人都要从这条巷子走。丰老二住在后楼,他的窗子斜对着胡钥匙的摊子,他以前不往这边走,现在却天天走,只要看到胡钥匙出摊,他就下楼了,要胡钥匙给他配把钥匙,过一会儿说,钥匙配得不好,打不开锁。再过一天说要补鞋,说鞋补歪了,没有钱。胡钥匙也不会问他要,只是气得几天不出摊。再过几天,丰老二又来了,说他钥匙配坏了,胡钥匙就亲自去开锁,说鞋补得不好,叫丰老二拿来重补。这下,丰老二就拿胡钥匙没办法了。卖水果的沈大姐说他,你也是个男人,怎么这么没用。小江笑他,胡师傅,你上辈子是个女人脱胎的。胡钥匙只是笑笑,说,生就的性格,爹娘给的,我也没法子。

  于婆婆笑嘻嘻地跑来了,像是报喜似的说,恶有恶报,丰老二硬要修5楼王家的水管子,不知怎么搞的,脚也崴了,手也扭了,你说好笑不好笑,到现在也不能出门,成天在家哎哟哎哟,没人理他。 卖水果的沈大姐说,活该。因丰老二爱拿沈大姐的水果,拿着就走。沈大姐没看见,小江说的。小江也不喜欢丰老二,七老八十的人了,哪来那么多火,一句没说好,就发火,吼得小江想发毛,但忍住了,丰老二不好惹。

  胡钥匙说,我说这几天没看见丰老二。我去看看。于婆婆说,他那么整你,你还去看他。胡钥匙说,你们不知道,一个人在家挺孤独的,我知道那无助的滋味。说着就往丰老二家走去。 沈大姐说,没见过这么没用的男人。小江也说,一点血气也没有。于婆婆直摇头。

  胡钥匙敲开丰老二的门,丰老二一只脚踮着,惊吓地望着胡钥匙,你来干什么?丰老二害怕了。胡钥匙笑起来,心想,你也有怕的时候。胡钥匙和气地说,我来看看你。

  丰老二的家像个猪窝似的,胡钥匙几下子就整理干净了,冰箱里什么也没有,胡钥匙买米买面买油还买许多零食,够丰老二吃一个月的。胡钥匙天天往丰老二家里跑,丰老二过意不去,说胡钥匙,你也60岁了,这样照顾我,我真过意不去。胡钥匙笑着说,我们不是邻居吗?远亲还不如左右邻呢。丰老二眼泪不知不觉地流下来了,说,你不要天天跑,你也要做生意,你越这样,我——我——丰老二激动得说不出话来。

  胡钥匙站在窗前看到自己的摊子,忽然想到说,要不这样,你每天拉开窗帘就说明你没事,不拉开窗帘我就上来。丰老二说,这个办法好,我每天都能看见你。

  早上,丰老二拉开窗帘,站在窗前,望着胡钥匙微笑,挥挥手,胡钥匙也望着丰老二,开心地笑了,也挥挥手。

  太阳从楼房后升起来了,丰老二心里温暖极了,新的一天开始了。

  ◎作者 吴馥萍

发表评论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