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知道问答 > 正文

此山是我开_英灵殿此山是我开

此山是我开_英灵殿此山是我开

“此山是我开,此树是我栽。要想从此过,留下买路财。”只要听到这句话,人们就会知道:强盗来了!而就在不久前,广东省的王先生,真的碰到了类似的“强盗”。广东省江门市的王先生...

“此山是我开,此树是我栽。要想从此过,留下买路财。”只要听到这句话,人们就会知道:强盗来了!而就在不久前,广东省的王先生,真的碰到了类似的“强盗”。广东省江门市的王先生通过国务院“互联网+督查”平台反映,他办理农村林地砍伐证时,村委会要求交50元/亩的“赞助费”才给盖章。国务院办公厅督查室经初步核实,及时转广东省政府核查办理。

中国政府网近日公开发布针对这一投诉的反馈,经核查群众反映属实。根据有关规定,林农办理农村集体林木采伐许可证时,需要到属地村委会审核并加盖公章,但无须缴纳任何费用。广东省江门市鹤山市址山镇禾南村村委会在王先生申请办理该村集体林木采伐许可证时,以“赞助费”名义向其收取了8000元。目前,禾南村村委会将违规收取的8000元全额退还王先生。对此,广东省政府核查工作组督促禾南村村委会立即整改,并责成址山镇政府严肃追责。

此山是我开_英灵殿此山是我开

无数事实一再证明,权力是否滋生腐败不在于其大小,而在于掌权者的权力是否受到监督与制约。只要思想稍有松懈、权力监督存在死角,小权力也会孳生大腐败。就拿村委会来说,一般看似权力有限,但其使用权力与群众的生活工作息息相关,一旦任由权力放纵,带来的危害同样不容小觑。在禾南村的问题中,每亩50元的“赞助费”金额看似不多,性质却极其恶劣——掌握着党、国家、人民所赋予的权力和资源,却把手里的公章变成了敛财的工具,依靠自己的“垄断”地位雁过拔毛“劫掠”人民财产,这不仅损害了国家利益,更抹黑了党和政府的形象。

而翻看过往新闻不难发现,滥用村级“微权力”,把公章当成“提款机”的现象,并非个例。比如不久前,被网友们称为“最脏村书记”的浙江省温州市龙湾区永兴街道沙园村党总支书记王国强,接待群众时不仅脏话连篇,而且明目张胆索贿,叫嚣“要打证明先给2000块钱”。此类问题,一方面与涉事者党性缺失、信念动摇、私欲膨胀有关,另一方面,也反映出一些地区对农村基层干部的监督制约不力。

权力再小也要关进制度的笼子。尤其在如今决战决胜脱贫攻坚的历史环境下,针对贫困地区,特别是村一级贫困地区的帮扶政策、资金源源不断。这就更加要求相关部门从农村基层的实际出发,在管理办法、规范程序、公开透明、强化监督等方面不断规范权力运行,确保基层干部行使权力不越界、不失控。否则,很容易出现“我的地盘我做主”的乱象。

此山是我开_英灵殿此山是我开

发表评论

最新文章